首页 > 建党百年

上海表决通过一部“红色资源”法规,7月1日起实施

发表时间:2021-05-25 来源:澎湃新闻

5月21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上海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于2021年7月1日正式实施。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注意到,这部红色资源领域的专项立法提出了联席会议机制、名录制度、长三角协作等独创性举措,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依法保护红色资源的义务。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上海作为党的诞生地和初心始发地,在这个历史时刻制定和出台一部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红色资源的地方性法规,具有极其特殊的重要意义。”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表示。

上海为什么要开展红色资源立法?

上海作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形成了大量的重要遗址、旧址、纪念设施或者场所,以及重要档案、文献、手稿、声像资料、实物等,共同构成了丰富且富有上海特色的红色资源。

丁伟介绍,通过制定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地方立法,进一步健全工作机制、加强传承弘扬、明确保护责任、强化保障措施,对于统筹整合全市红色资源,打响上海红色文化品牌,彰显上海作为中国共产党诞生地的历史地位,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弘扬城市精神品格,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同时,《条例》也体现了上海的资源优势。丁伟表示,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红色资源点多面广、丰富多彩,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相比外省市同类立法,上海纳入条例适用范围的红色资源最为宽泛,既包含了物质资源,也包含了精神资源,在时间跨度上也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一直延续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充分体现了本次立法的系统性和全面性。

“这部红色立法注重传承弘扬,突出立法的创新性和引领性。”丁伟介绍,在名称上,《条例》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在名称中体现“传承弘扬”的地方立法;在体例上,创新性地将“传承弘扬”作为第三章,放在了第四章“保护管理”之前;在内容上,“传承弘扬”一章共有十五条,占条例篇幅的四分之一。条例关于传承弘扬的方式多样、主体全面,注重发挥红色资源在铸魂育人的作用,充分体现了本次立法的创新性和引领性。

建立红色资源名录制度

《条例》共八章五十八条,分总则、调查认定、传承弘扬、保护管理、长三角区域协作、法律责任、附则。

提出实施联席会议机制,是《条例》亮点之一。《条例》明确建立党委领导下的市、区两级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负责统筹、指导、协调、推动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研究决定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重大事项,对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实施情况进行评估并向社会公布。

同时,建立红色资源名录制度,亦是《条例》亮点。丁伟介绍,《条例》结合实际,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教育意义、纪念意义的红色资源,建立名录制度予以保护。经过调查、评审、公示等程序,根据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建议,由市人民政府核定公布红色资源名录,并实行动态调整。同时,建立红色资源名录数据库,健全信息共享机制。

《条例》还提出实施分类保护。首先,对红色旧址、红色遗址、纪念设施或者场所等不可移动的红色资源实施分四类保护:一是属于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烈士纪念设施的,按照国家和上海市有关规定,通过划定保护范围、建设控制范围等方式予以保护,并依法采取相应保护措施。二是不属于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烈士纪念实施的红色旧址,位于历史风貌区内的,可以通过历史风貌区保护规划确定为需要保留的历史建筑予以保护;位于历史风貌区外的,参照需要保留的历史建筑予以保护;三是不属于不可移动文物的红色遗址,通过设置纪念标识予以保护;四是不属于烈士纪念设施的其他纪念设施或者场所,按照公共文化设施、城市雕塑等有关管理规定,实施保护管理。

其次,对可移动的红色资源分两类实施保护:一是属于红色资源名录中的可移动文物、档案等,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实施保护管理;二是不属于可移动文物、档案的文献、手稿、声像资料和实物等,按照市、区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确定的部门提出的保护要求,实施保护管理。

推动红色资源长三角协同保护

长三角区域是中国革命的重要舞台,拥有丰富的红色资源,推进区域联动对加强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此次《条例》设置“长三角区域协作”专章,主要明确了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是推动长三角区域红色资源理论研究协作,提升长三角地区在全国相关理论研究领域的影响力;二是推动长三角区域加强馆际资源协作开发;三是推动长三角区域在红色主题文艺作品的选题、培育、研发、传播等领域加强合作,共同推出精品力作;四是以长三角旅游推广联盟为依托,打造长三角区域红色旅游圈;五是鼓励单位和机构利用长三角地区红色资源开展现场教学、红色寻访、社会实践等活动。

丁伟介绍,在保障措施方面,《条例》明确了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相关经费、人员保障措施;鼓励利用市场机制,探索版权合作等多样化合作模式,引导各类市场主体利用红色资源开发文化创意产品;将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情况纳入精神文明创建考核体系;通过人大监督等方式,督促各项工作落地落实;明确检察机关依法在红色资源保护利用相关领域开展公益诉讼工作。

立法还明确了法律责任。丁伟表示,对于损毁、破坏文物、历史建筑、烈士纪念设施等违法行为,《文物保护法》《英雄烈士保护法》《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上海市历史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等国家和上海市相关法律法规,已规定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恢复原状、罚款等处罚手段,《条例》通过设定相应的指引条款予以明确。同时,针对违反红色资源纪念、保护标识管理规定等行为,《条例》对单位和个人分别设定了相应的处罚,并明确了治安与刑事处罚、信用惩戒、政府及部门责任追究的适用情形。